欧元安于近三年低位 恐有进一步跌势!欧洲经济低迷 负利率政策料弊大于利

欧元安于近三年低位 恐有进一步跌势!欧洲经济低迷 负利率政策料弊大于利-韩国最新三级片
编辑:世界上最毒的物质                  2020年02月18日 21:53:07

欧元安于近三年低位 恐有进一步跌势!欧洲经济低迷 负利率政策料弊大于利

欧洲央行委员会的德国籍委员Isabel Schnabel十分不满。称这样的形象完全无助于客观的辩论,这样的公共反应大大超出了通常对经济决策的批评程度。似乎负利率是深切的不满情绪的主要原因。

欧盟委员会在报告中将2020年经济增长预测维持在“受限”的1.2%的水平,与2019年持平。今明两年的通胀率分别为1.3%和1.4%,略高于去年11月的预测,但仍远低于欧洲央行不到2%的目标。

接受调查的分析师大多预测,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将保持在负0.5%,再融资利率将保持在零,至少到2022年。这一预估与上个月相同。41名经济学家中的11名表示,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对经济的伤害大于激励。

欧洲经济料延续低迷,面临关键下行风险

欧元安于近三年低位 恐有进一步跌势!欧洲经济低迷 负利率政策料弊大于利

反抗情绪可能限制央行执行低利率政策

决策者们坚称,目前-0.5%的利率所产生的副作用(比如影响养老基金的收益)还不至于大于更普遍的经济益处。经济学家将负利率利弊相抵的水平称为“反转利率”。但是,借贷成本低于零引起一些公民的不满,意味着这项政策可能还面临另一个限制:政治因素。

就像其他主要央行,欧洲央行今年料将维持政策不变,尤其是欧洲央行新任行长拉加德上任之际,欧元区的央行正在对其活动进行全面的评估。

Bank J。 Safra Sarasin首席经济学家Karsten Junius表示,“我对负利率没有任何意见,我认为它能产生积极效果。但是,我目前感觉,正在接近政治上的利率的下端。”

周二,欧元兑美元逼近2017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准1.0821。数据方面,交易商目前把目光集中于德国周二公布的企业信心指标,以及本周稍晚公布的PMI初值,以寻找欧元区经济状况的进一步线索。

欧盟委员会在今年发布的首份主要经济报告中指出,虽然一些下行风险已经消退,但出现了新的风险。总体来看,风险“偏向下行”。

与此同时,自从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于2019年10月份离开之后,决策者们也明显对更多宽松的可能性有所保留。欧元区实施负利率已进入第六个年头,在储蓄文化很强的国家,疲惫感尤为显著。

德国议员Joerg Meuthen以德语长篇大论地批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时,改用英文称,“没有人相信你,你要清楚这一点。”

虽然面临这些风险,但委员会表示,欧元区经济仍然保持在“稳定的轨道上”。部分原因是,其基本的假设是公共卫生事件将在第一季度触顶,“对全球的波及相对有限”。

此外,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对经济的伤害可能大于激励,民间的反抗情绪强烈。德国议员严厉指责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拉加德在货币政策实施方面遭遇政治阻力。

这位德国极右翼另类选择党(AfG)的议员是在严辞批评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虽然外界的埋怨和不满对欧洲央行行长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2月6日欧洲议会的这一幕也足以凸显,该刺激工具已经招致了多么激烈的政治情绪。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表示,今年欧洲经济料延续低迷态势,并警告称公共卫生事件的爆发可能会进一步冲击经济前景。

凯投宏观首席欧洲分析师Andrew Kenningham表示,他不认为欧洲央行还能多做什么,这类似于日本很长一段时间的情况,确实是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像QE(量化宽松)、负利率和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这些非常规政策作用有限。因此,货币政策没有太大帮助。

德国经济避免萎缩,但仍呈疲软态势

最新调查再次预测,今年欧元区通胀率平均为1.3%,与上个月的估值一样,并且至少在2022年之前无法达到目标水准。预计一直到2022年,欧元区每季度GDP增速平均为0.2%-0.3%。但今年全年增幅的预测五个月来首次下调至0.9%,为有2020年GDP调查预估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德拉基近期在德国获颁最高殊荣时,德国《图片报》还刊登了愤怒的文章,其中一篇宣称负利率仅在2020年,就会令德国损失245亿欧元。文章还再次搬出吸血鬼德古拉公爵,来讽刺推出这一政策的德拉基。

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对经济的伤害大于激励?

德国议员不留情面公开指责拉加德

国际贸易达成协议,并给全球贸易和工业带来希望的一个月之后,公共卫生事件令亚洲部分国家生产能力受损,并让世界陷入了新的危机。欧盟委员会将此称作“关键下行风险”。

虽然2020年经济应该会复苏--尽管较为温和,但现在来看能否实现这一点已经存疑,因为工业持续疲软,而德国企业巨头已在经历公共安全事件的影响。

许多官员肯定不愿公开承认这样一个提振通胀的重要工具在政治上是有期限的。这不仅会限制他们的选择范围,也会损害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和一些同行一样,欧洲央行也面临来自于渴望影响其策略的政客们日益沉重的压力。

在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人们一般都会把钱存在银行里,而非购买股票。一些10万欧元以上的大额储户甚至付钱享有这一“特权”。去年德国央行的一份调查显示,过半数银行对企业存款收取费用,23%对个人储户收费。

德国经济在2019年末陷入停滞,全年制造业创出十年来最大降幅,令整体经济增长受阻。不过,周上五的消息并不都很糟糕。第三季度经济增速被小幅向上修正,经济在第四季度避免了一些人此前担忧的衰退局面。

春晚灵异事件|秦始皇墓穴|吉尼斯记录|明朝张居正|人死后会去哪里|秦桧后人|人死后去哪里|新中国十大悍匪|韩国演艺圈事件|电梯灵异事件|世界上最快的火车